关于宿命的几个故事

摆脱宿命

说到宿命,不得不提到的第一个故事就是经典的希腊神话《俄狄浦斯》。俄狄浦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娶了自己的母亲,表达了一种命运的无常和无奈。在村上春树《海边的卡夫卡》中。主人公一开始就尝试摆脱自己弑父辱母的预言诅咒。这里就借鉴了俄狄浦斯的典故。

edipusi

这种预言诅咒的套路在影视剧中很常见。类似于主人公一开始就被下了不止一个预言。然后主人公不以为然,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件让他越来越相信自己预言是真的,接下来主人公开始恐惧和挣扎,并作出各种事情来摆脱自己的宿命。举个例子,在权力的游戏中。瑟曦皇后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女巫说了三个预言:

  1. 瑟曦不会嫁给王子,而会嫁给国王。
  2. 瑟曦会成为女王,但会被另一位更年轻的女王推翻,夺走一切珍爱的东西。
  3. 国王会有二十个儿女,瑟曦有三个自己的孩子,但他们都将死去。

随着剧情的推进,虽然瑟曦一直想摆脱自己的宿命,但是所有的预言都和当初一样。不管最后的结局怎样,光是这些灵验的预言就能把主人公逼疯。

还有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的《麦克白》,主角麦克白被女巫预言说他将进爵为王,但他并无子嗣能继承王位,反而是同僚班柯将军的后代要做王,接下来麦克白开始鬼迷心窍,做了很多坏事,尝试摆脱命运,然而讽刺的是最后发生的事并不是预言中描述的那样,他自己完全是被贪婪和恐惧给活活逼疯了。

我觉得一开始知道自己会有一个这么惨的宿命是很恐怖的一件事,我就不希望自己某天遇到一个女巫一样的人,告诉我的宿命可能是找一个漂亮的老婆,然后给自己带个绿帽。如果那样,按照剧情的发展,我可能会逐渐被一些细节把自己逼疯,比如看到老婆的微信里面闪烁陌生人的名字,说一些暗语,接下来我不断的怀疑不断的争吵把老婆掐死了,最后才发现是一场误会。老婆作为一个PM只是在和微信机器人聊天测试产品罢了。恩,不管怎样,我觉得我这个剧本还是值100万的。

但不开玩笑。即使没有一个女巫出来告诉你你的宿命是什么,你也会间接的从很多地方得到一些宿命的线索。比如你可能看到一个跟你过去经历很相似,甚至外貌和性格都很相似的人,他最后活的非常凄惨。那你可能会非常恐惧,因为你仿佛知道自己不详的宿命,仿佛有一群人在召唤你,告诉你这就是你的未来,你恐惧,想要通过一切方式摆脱它。再比如你和一个妹子谈的如胶似漆。然后你们聊到了关于前男友如何分手的话题,然后她描述出来对前男友的种种不满,简直和你完全匹配。那时你开始恐惧了,因为你觉得早晚有一天她会和你分手,这才是你俩的宿命,即使你怀里搂着她,但心里永远想的是这件事。说来说去,我们在生命中不止一次的呐喊,这不是我的宿命。

童年

《沉默的羔羊》里,朱迪为了和汉尼拔获取情报,交换自己的童年经历。朱迪在小的时候,尝试从农场救下被宰杀的羔羊无果,导致自己如今面对要救下的人质才会如此执着。因为她如果成功了,就能摆脱童年的阴影,填补童年的空缺。

我看到很多关于心理学的分析,都会提到自己童年。比如一些喜欢大叔的女人,可能是从小缺少父爱。姐控的人,可能从小就希望有一个姐姐一样的人物照顾自己。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宿命,也许就和童年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。或者说,我们一生的所作所为,都在填补童年缺失的东西。这些缺失的东西牵引着我们,形成了我们的所作所为,最后引向了我们的宿命。比如我可能童年不幸,周围的小伙伴都有糖果吃,唯独我没有。所以我可能一生的奋斗都是想开个属于自己的巧克力工厂。那直到有一天我有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巧克力工厂时,我才感叹道。“对啊,这才应该是我的宿命!”。

同时我认为回忆自己童年的经历很重要。尤其是你在面对自己想要端正的某些缺点时,你无法简单的说我现在的缺点是如何如何,我只要不如何如何就能改变了。因为真实情况可能是很早以前的经历导致我们有这样的思维模式,要想改掉这些坏缺点,就要一步步探索自己的过去。抓住最根本的原因去医治,才是正确的途径。我记得很小的时候,父亲把我自己攒钱买的玩具送给别人家的小孩,还因为争吵打了我。导致如今每次过年回家,我都回到房间仔细检查我原来的每一件东西是否还在。是不是被送人了。其实我还和许多人也聊过。他们都会讲到自己童年的阴影和不愉快的经历。出于对别人隐私的保护,我就不讲他们的故事了。但是确实我能从他们平时一些怪诞的行为联想到童年的那些故事,或者说他们的宿命一直被童年牵引着。

完全不是自己

《搏击俱乐部》是一部非常有意思的悬疑片,主要讲人格分裂。主角杰克分裂出来另一个自己泰勒,但这个泰勒和自己完全不相干,帅气,外向,有领导力,幽默风趣。但仔细想想,许多人想要成为的自己也很多时候和自己毫不相干。有人曾问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?我跟他说,“恩,差不多是一个有内涵的,有头脑,沉着冷静,牛逼又低调的人物。即使万贯家财,但是不宣扬。即使才高八斗,但是不卖弄。”他很诧异的说这和那个在酒桌上爱装逼的逗逼话痨毫不相干。我说对啊。很多人都不喜欢现在的自己,他们很多人想要成为的自己也和自己毫不相干。但即使是这样,你自己“要成为的人”的这种意识,还是会逐渐把你的行为逐渐引诱到这件事上。比如你看了星座分析对你的分析解释,会让你在平时的行为中不断的引向那样,比如他们形容水瓶座是个怪逼,那我可能在平时在做事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在潜意识自己,“我现在是不是应该表现的像个怪逼一样。”同理,就算我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和自己毫无相干。但是我的行为也始终受到想要成为的自己所限制,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低调又牛逼也说不定呢。所以自己想象,平时看一些有深度的影视剧。读些有内涵的书籍非常重要。因为这些你读到的东西,都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到你的行为,最终牵引到你的宿命上。

身不由己

《教父》是一部经典的黑帮片。老教父维多柯里昂小的时候就跟随难民营来到美国。在这里扎根一步步打拼,成为称霸一方的黑帮老大。大儿子生性暴躁,被仇家暗杀,二儿子从小体弱多病懦弱。唯独叛逆有理想最不想卷入家庭纷争的小儿子麦克柯里昂,却在最后不得不接手家族,即使他很不愿意,但这才是他最终的宿命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觉得,“总有一天,你会成为你想成为的人”不是宿命,“身不由己”才是最终的宿命啊。比如一个人赶上互联网的好时代,他说自己从小就喜欢计算机编程,然后一直凭借自己的努力,做自己喜欢做的事。但真实的情况可能是因为当初考得不好,只能报计算机专业,误打误撞学了计算机而已。主动还是被动的引向宿命,一直是大家讨论的话题。我个人更偏向于被动的,毕竟人从出生下来的时候,就有很多东西是没的选择的。很多在自己专业有所特长的人,也不是说很小的时候就有那样的家境受文化的熏陶,让自己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,大多真的是被时代推着走罢了。我上面不是说到很多人想象中宿命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毫不相干吗。这也是身不由己导致的,毕竟很多人都是有情怀有理想的。比如我可能想成为一个大方的人,能给周围的朋友都提供帮助,但如果我没有足够的积累是不可能大方的。而积累就不得不在这时候变得吝啬。很多去演喜剧的人真的是天生长得丑,没办法演不了偶像剧而已。

所以如果我天资不聪慧,家境不富裕,那先年少轻狂,折腾一堆东西,走很多弯路,受很多罪是自然的事,等到将来成熟后,做事越来越仔细,懂得思考,看淡成败,性格随和,渐渐让我走向牛逼又低调的人生。事情总会慢慢变好的。

自我怀疑

在美剧《行尸走肉》第2季第5集的一场戏中。弩哥达里尔在寻找索菲亚不慎从马上跌下来坠入一个小山谷中,并且还被自己的弓箭刺穿腹部。初次尝试爬出山谷失败,并重新跌回山谷昏死过去。出现幻觉看到哥哥莫尔现出在眼前,引诱自己忘掉救人这件事,去杀了瑞克替哥哥报仇。最终弩哥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意志,拔出弓箭,包扎好伤口,吃掉自己之前猎杀的松鼠,一鼓作气爬出了山谷。

首先在昏过去或者睡着后,看到曾经的某个人在你面前和你对话是常见的影视剧套路。我理解它表达一种主人公信念的动摇。到底是走A还是走B,这是一个自我怀疑,重新认识自我的过程。回到剧里,从弩哥与幻觉中哥哥的对话可以看出,他其实从内心深处是抵制哥哥的,并且不想成为像哥哥那样的人,但似乎他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他的宿命就是如此。理论上他更应该在摔倒谷底后大发雷霆,大骂为什么要救这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小女孩。应该回去杀了害死自己哥哥的人才对。但是他依旧凭借坚定的信念爬出山谷。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。

弩哥在剧中是一个刻画非常成功的角色,一开始这个冷酷无情,看上去有点坏的角色出现在你面前,你觉得他肯定会给瑞克一行人带来大麻烦,没想到剧情一度反转,弩哥都没有活成大家以为的那个样子,反倒几次在最关键的时候站出来保护团队的安全。一开始我也以为虽然看上去弩哥有点坏,但他本质上是个好人。但后来仔细分析他在幻觉中和哥哥的对话才明白,他虽然平时少言,但是内心一直在挣扎,所以他还是可能成为坏人的。

不过说真的,有的时候我在迷茫的时候,脑海中也浮现出某些人的面孔,当然虽然不是像影视剧中刻画的那样,他就坐在我面前嘲讽我,引诱我。但最起码他们的话会在我脑海中环绕。比如说在工作中受到挫折的时候,可能会有某个曾经追过的妹子突然坐在我旁边,笑我说:“你看,你现在明白为啥我看不上你了吧?”。哈哈,现在想起来。我这个人还真有点戏多呢。